<address id="tjrhb"><form id="tjrhb"><nobr id="tjrhb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Language:En | 中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資本 »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ATM機下面確實沒有人 但這些項目真的是“手動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加州伯克利大學里的網紅送餐無人車Kiwibot是不是假人工智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9-09-30   來源:36kr
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州伯克利大學里的網紅送餐無人車Kiwibot是不是假人工智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家外媒在九月中旬對這臺人工智能無人車的“揭露“,才讓外界得知這個網紅車是在哥倫比亞遠程人工操縱——每人最多可控制三臺機器人,每小時工資不到2美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紅無人車背后的公司Kiwi Campus對此有些惱怒,顧左右而言他地解釋了很多。而輿論在質疑的同時大多忽略了一點:這家創業公司已經獲得了7輪“種子輪”融資,總額200萬美元,約合人民幣1430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網友表示,這件事又讓人想起了一則經久不衰的笑話:ATM自助取款機后是不是總藏著一位銀行職員,負責幫用戶刷卡、點錢、支取現金。更有科技圈人士調侃稱,難道“人工智能”離開了“人工”之后,本身就不“智能”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,AI是個筐,什么都可以裝。而在創業圈的眾多創客項目中,到底有多少“人工智能”是真智能,有多少“人工智能”是真“人工”?恐怕很難得出一個結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隨著很多報道的出現,公眾才發現有人收費的無人超市,有人值守的智能書店,有人陪聊天的AI聊天應用,有人輔助的自助支付等等,都已經浮出水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在一些假智能、真“人工”的背后,創客、創企到底有什么樣的難言之隱?這些自欺欺人的項目又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人工,不智能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青島候車站南候車廳內,一家便利超市吸引了不少旅客光顧。只因為這是一家早就見諸報端的智能化“無人超市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當懂懂筆記隨著一些游客走進超市之后,卻感到有些失望。因為這家無人超市里,居然站著一位阿姨在收銀臺里結賬。不少好奇的旅客失望之下轉身離開,更有旅客嘟囔著著“貨不對版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被問及為何無人超市有人收款時,負責收銀的阿姨冷冰冰地說了一句:“人流量太大,智能自助結賬設備應付不來,所以恢復了人工收銀模式。這是為了提高效率,機器忙不過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ATM機下面確實沒有人 但這些項目真的是“手動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獨有偶,同樣因為“忙不過來”的原因,深圳某創企也悄悄雇傭了“人工”,操作旗下多臺人工智能咖啡機。該公司離職員工楊威(化名)透露,之所以通過人為操縱設備也是無奈之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家2017年成立的人工智能創企,主要從事智能咖啡機、快餐設備的研發、投放和運營。以公司旗下咖啡機為例,宣傳語描述用戶只需在咖啡機前看著屏幕提示簡單回答“個人喜好”,便可以自助購買到一杯專屬的“特調咖啡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可不是自動販售機那么簡單,它可以根據用戶的喜好調制濃度、風格各異的咖啡飲品,還能幫助不常喝咖啡的用戶,選擇合適的咖啡種類。”當提及這一套他參與過研發的設備,楊威還是頗有些自豪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告訴懂懂筆記,這些智能咖啡機還能通過用戶賬號,記錄用戶的個人喜好,可以根據季節變換調制不同口感的咖啡。首批共四臺設備,均投放在南山區人流密集的商務區域,“上班族不少喜歡喝咖啡,都愛星巴克,正是看中了這一點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開始,公司只在深圳南山的一處商務區投放了四臺設備。因為市場反饋很好,市場宣傳也跟上了,很快就順利拿到500萬元A輪融資。此后團隊迅速擴充人馬,投放的設備也從四臺增加到了十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問題也在這時候出現。日益增多的用戶量,讓原本能夠批量處理海量用戶信息、支撐自動售賣調制咖啡的“人工智能”系統,不斷出現BUG甚至錯誤——配制咖啡口味出錯,容量出錯,甚至是突然宕機,此時的用戶投訴也越來越多,“不得已開始派工程師巡檢值班,實時監控設備運作的情況,如果出現故障問題較多,還要通過后臺人工協助(系統)選擇和調配咖啡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公司內部的說法,這只是系統“忙不過來”的權宜之計,一定會盡快改進、迭代這套智能系統。但是這樣的權宜之計一用就是半年有余,“團隊里本就有些有些矛盾,加上資本方施壓,所以用人工充當智能是最有效的辦法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因為個人原因離職的楊威,每每經過那些商務區,還總是習慣性地到咖啡機前看一看,回味那段尷尬的工作經歷。他不知道自己離職后系統是否完善了,如今是否還是要不斷人工進行干預,但這也算是自己在人工智能創業路上的一段寶貴經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倘若說,智能咖啡機系統后面有“人工”幫用戶選配和調制是自欺欺人,那么有些人工智能創業項目則只能用欺詐來形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智能小程序是“小黃雞”?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好跳槽出來了,不然呆久了我也得變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前剛剛從東莞一家研發企業辭職的李丹(化名),提及之前運營的人工智能產品依舊感到十分可笑。她告訴懂懂筆記,公司的產品是一套號稱自主研發的人工智能小程序,能協助車友合理選購“最適合”的車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ATM機下面確實沒有人 但這些項目真的是“手動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套小程序自從2018年初上線以來,首先在廣東當地得到不少4S店、綜合性汽車經銷門店的喜愛,并紛紛搭載在了經銷商的自家微信公眾號上。只要消費者簡單輸入描述用車的場景、個人的預算,智能小程序就可以通過所“機器學習智能算法”,推薦出最合適的車型供用戶參考。“當時的構想,是可以定向搜索單一品牌旗下所有車型,也可以提供汽車市場全品牌智能檢索版本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丹告訴懂懂筆記,程序研發時號稱只要用戶發送需求,系統就會對文字中的關鍵詞進行抓取,通過算法匹配海量車型數據庫。如青睞的車型是轎車,自駕游居多,預算在15萬元左右等等,就會匹配相應在售車型予以回復,“實際上,匹配出來的車型基本上就是設定好的那兩三款,系統只是一套簡單的問答觸發程序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這套能夠“有問必答”的智能選車應用程序,本質上只是一套聊天機器人,有些類似微信公眾號的自動回復,或曾經風靡一時的“小黃雞”(即問答機器人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項目通過各種途徑推廣后很快得到了融資,創始人也和技術主管進行又一輪“重大迭代”,即改用語音方式提交用車需求,變成了“人工智能語音交互選車系統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后臺也只是通過第三方語音識別程序抓取了用戶語音中的關鍵詞,并機械地匹配了“標準答案”,向用戶推薦所謂最合適車型,“這樣一來,車友也好經銷商也好,用了幾次就會發現問題,肯定是不買賬的。”李丹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各方面壓力下,為了讓這套程序顯得更像是“人工智能”,提供能加靈活的匹配結果,公司決定采用“人工應答”的方式,取代原有聊天機器人應答機制。至于原因則十分簡單,人工查詢檢索“更便宜”——只要收集到用戶需求,相關人員在后臺多百度幾次就有結果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管理層還說,這樣的創業企業不在少數。我們只要對數據和投資方負責。”李丹補充道,盡管用“人工”推薦的結果更有針對性,也會更符合消費者的實際需求,但響應效率卻慢了一大截:畢竟要人工在搜索引擎上搜尋結果,然后再復制粘貼答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配合“新的人工智能”效率變化,公司更是在程序交互中設置了所謂的“排隊模式”。上傳需求之后,需等待一段時間才能得到所謂的“智能分析結果”。至于排隊時間,便是“人工”查詢需求、匹配答案的耗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離職前,公司說是要上線一套適用與K12領域的人工智能解題小程序(原有項目黃了),估計也都是人工答題吧。”她無奈地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時候這種創業項目的人工智能,只是為了VC。而投資方也并非都是人傻錢多,有時候這樣的項目融到資,一是為了盡快找到接盤俠,而是為了讓大眾消費者買單。試問有多少年輕父母沒有被那些能歌善舞的人工智能機器人,“忽悠”得服服帖帖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跳舞機器人的“智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之前,這款會跳舞的人工智能機器人,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先是深圳龍華一家商業綜合體的物業管理主管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此前曾風靡廣深地區,能隨音樂節奏翩翩起舞的智能機器人,在中秋節也參與了他們綜合體的一次大型促銷活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ATM機下面確實沒有人 但這些項目真的是“手動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活動當天,隨著音樂響起,整齊排列成一排的七臺機器人竟然跟隨節奏,變換各種舞姿,時而揚手時而踢腿,無論節奏如何變化,都難不倒這群“高科技”舞者,“只要是機器人一開始跳舞,總能引起大量的顧客圍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先表示,其中不乏有許多帶著孩子的家長在評論和指點。讓他印象最深刻的,便是中秋節當天現場一位家長對孩子說的話:“這就是真正的高科技呀,你將來也要搞出來這種人工智能的東西,好不好?”復述完,他不禁嘆了口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從觀眾的角度看,這些機器人的確很神,不能能自有起舞,而且怎么切換音樂舞步動作也絲毫不亂。但他心里明白,這些全都是“人工”的功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活動彩排時,他就發現音樂響起這些待機的機器人能作出動作回饋,但卻全是不合拍的踉踉蹌蹌,場面十分滑稽。隨后,機器人的工作人員就開始現場調教,“要求活動主辦方先提交選定的曲目,現場技術人員根據音樂的節奏,對機器人進行編程,設置機器人的動作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他感到無語的是,這些曲目一經選定是不可以更換的。技術人員表示,如若更換曲目舞蹈動作便需要新編程,會非常耗時耗力,“如果請一組專業的舞蹈演員,彩排大多也只需要一個多小時。這些機器人的彩排卻折騰了四五個小時,還非要在晚上商場結束營業后再調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奇的梁先生曾私下問過編排機器人“舞姿”的技術人員,這些人工智能機器人為何需要“人工”進行編舞。對方回答:機器人目前使用的都是最初開發的版本,一切的應用環境都是實驗室場景,此前從未考慮過商演。“因為商演現場嘈雜的環境因素,會導致聲音接收系統無法做出相應的動作反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,機器人跳舞是不假,但如果不加以編程,只會鬧出笑話,“這個團隊從始至終只有這一版機器人,也未曾優化、改進過。只要能夠商演,是不是真的人工智能,倒是無所謂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方甚至向梁先透露,機器人除了最早亮相科技展會時是設置的自行跳舞,其它商演現場幾乎都是“編程舞蹈”,以達到商家想要的演出效果,“真心白瞎了現場那么多的掌聲,糊弄事兒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那些不好用的、不夠聰明的人工智能項目和產品曾被大眾戲稱為“人工智障”,被放到網上當成了笑柄。然而,部分假借AI名義的“人工”項目,卻頗受資本青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ATM機下面確實沒有人 但這些項目真的是“手動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獨有偶,這股風潮在歐洲創業領域同樣風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位于倫敦的專業機構威達信集團(MMC)與英國銀行Barclays在今年三月份發布的《The State Of AI 2019》報告中,揭示了一個非常尷尬的現象:在對13 個歐盟國家約 2830 家人工智能創業公司調研后,發現被歸類為 “AI 公司”的歐洲創業公司有 40% 并未使用任何 AI 技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標記為人工智能的初創公司,相比其他類型的科技公司卻能夠多拿到15%至50%的投資。正所謂管他AI還是人工,我們只要C輪成功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這只是一些創業者與投資機構“合演”的一場戲罷了,一切的人工智能概念,只為了向接盤俠、公眾和消費者拋出擊鼓傳花的彩球,誰接了,誰就真的交了“智能”……不對,智商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司机精品视频